About
RSS

Bit Focus


Posted at 2011-05-28 09:00:58 | Updated at 2021-09-20 02:41:02

    晚自习终于结束了.
    看了看身边各式花花绿绿的书, 她犹豫了一下, 最后目光停在一本黄色封面的厚书上. 把这本英语试题册带回去就好了.
    同桌的胳膊突然绕过她的脖子后面, 右手轻轻搭在她肩上.
    “今天是 ‘距离高考还剩 10 天’ 的大好日子, 不过呢,” 同桌摇了摇她的脖子, “你要知道他班上接下来十天是不用来学校的哦.”
    “啊? 哪个班啊, 这么幸福?” 前排的一个女孩听这消息, 回头过来问.
    而她什么也没说, 把试题册塞进包里, 然后合上拉链.
    她的同桌回答前排, “所以呢, 今天可是你最后的告白机会了哦.”
    “哦, 是说那个男生啊,” 前排的女生作恍然大悟状, “人家可是好几次模考都第一名, 好崇拜哦.”
    “没有,” 她终于说话了, 声音很细, 同时肩膀抖了一下, 甩开同桌, “我们什么也没有.”
    好了, 就带这么多东西回去. 她站起来, 把包揽到左肩上, 三步并作两步朝教室外走去, 只有女孩们的嘻笑声追上来, “这么急? 赶着去约会呢?”

    八点半, 毕业年级的放学时间, 车水马龙的公路两边到处是追逐打闹或者死气沉沉的学生. 不过, 想找到他并不难 ---- 正如往常一样, 他正站在岔路口等她.
    她在他面前停下来: “对不起, 今天要收拾的东西挺多的, 所以来晚了, 不好意思, 久等了吧.”
    “啊, 没有,” 他微笑着说, “我也是, 还担心你是不是先到了等我呢. 走吧.”
    “嗯.”
    岔路口的一边仍然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而另一侧则是一条安静的山径, 安静到她可以听到他的脚步声, 而他走在前面, 也能听到在身后的她的脚步声.
    “我们班明天往后就不用上课了, 所以...”
    “嗯, 我知道,” 她的声音依旧很轻, 就像一只小狗在沙地上散步发出的声响, “我接下来几天可能就一直呆在学校了, 反正也不用睡觉, 生活上其它事情应该不会很麻烦的.”
    “这样啊, 那就好.”
    是啊, 这样就好了, 要是让他每天还特地来陪自己走这一段夜路多不好. 想到这里, 她觉得自己真是个大麻烦.
    缓缓上升的斜坡到了尽头, 前面被风化得不成样子的台阶通往山腰. 这不知哪个年代的建筑作品两侧竖立着昏暗的路灯, 它们并没有照亮太多的路面, 相反, 在石阶上投下的阴影让这里看起来更暗了.
    “现在最麻烦的还是复习呢, 我觉得还有很多东西都没弄明白.” 她继续刚才的话说着, “你一定早就准备好了吧.” 但刚刚说出口就觉得不应该提这些事情.
    “也不完全吧, 总会有一些盲区的.”
    “其实, 一直觉得, 你每天不会像我们这样通宵学习吧, 我们总觉得你就是那种不用怎么看书也能拿到第一的人.” 她小心翼翼地想把话题岔开.
    实际上这个 “我们” 的 “们” 也并不表示真的有那么一些人, 只是单独一个 “我” 说出来, 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通宵还是很少的.”
    “很少而不是没有吗?” 她微笑着, 像讲故事一样说, “我们都觉得, 你就是那种世外高手, 根本就不用复习呀写作业呀什么的, 更不用像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每天要用药来通宵.”
    她走路有个习惯, 低头看着地面, 很难说这是坏习惯还是好习惯, 妈妈总是说别人到她面前来才知道问好, 但这样的她从来没有踩空一脚摔过跤. 现在这里的她还是如此, 循着石头被照亮的部分慢慢往上攀. 她微笑的时候, 也仍然冲着地面, 不过, 即使抬起头来, 对着的也只是走在前面的他的背影. 山路很窄, 只适合两个人这样走这样聊天
    “呃, 其实, 半年前刚刚传开的时候, 有过一个星期, 我每天都会用药, 人确实会很精神, 没日没夜地学习都不觉得累. 不过, 总是有点不习惯, 后来就放弃了, 到现在都再没有那样过. 作业很多的时候, 就强迫熬一下, 但也不会用药了.”
    “哇, 真的是这样吗?” 她好像在一堆砂石中找到金子一般.
    一阵轻风顺着山路下来, 惹得路边的小树摆了摆叶子.
    当人感到时间不够用的时候, 就会拼命地扩张, 拼命地挤, 这一点跟有形资产不一样, 人的生活的弹性实在是太大了. 她所在的班级, 是年级里愿意学习的那些学生所组成的班级中成绩最差的班级, 为了不让自己成为这最差中的最差, 她每天用药, 通宵复习. 跟周围其他同学一样. 虽然她看不到同班同学们在家里的情况, 但是从每天他们早自习读书的声音, 上课回答问题的语气, 休息时聊天时的表情, 都可以感觉出来: 他们跟她一样, 不仅不用休息, 而且不会厌倦.
    但是有一种东西, 她没有察觉出来, 所以不知道那些终日在她身边的伙伴们, 是否也会这样想.
    这个想法很奇怪, 以前, 她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这样想, 但现在这里的她的脑海里, 这个想法涌上来了, 而且就像收集氢气实验里试管里的水最终会全部排开那样, 她脑子里慢慢一片空白, 只剩下这个想法萦绕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面是那样的他的缘故.
    她感到鼻翼抽动了一下, 然后摘下眼镜.
    他听到后面的声音, 就像找不到妈妈的小猫的叫声, 回头看了一眼, 只有她左手拿眼镜, 右手揉眼眶, 但还在一步一步爬台阶.
    他停下, 转身过来: “对不起, 是我不好, 跟你说这些,” 他道歉说, “炫耀的话.”
    她也跟着停了下来了. “不是.” 她轻轻摇摇头说, 因为抽泣, 她的声音变得模糊, 勉强能听出来是这两个字.
    阶梯旁的路灯被一群细小的昆虫围着, 不过这些小生灵的影子都淹没在昏黄的灯光下. 这盏在他们中间的路灯, 将他们两的影子投在两个方向, 他面前地面上, 她的影子被石阶的影子分成好几段, 在最远的两段里, 她短发和肩膀的轮廓随着她的抽泣声一阵阵跳动.
    “我只是觉得,” 她忍住涕泪, 把这个想法说出来, 声音却变尖锐了, 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们这个样子, 还是正常人么?”
    她的身体在发抖, 为了忍着不大哭出来, 每一次呼吸听起来都像是急促的鼓点. 然后, 她掏出纸巾, 把脸上的泪痕拭去.
    围着灯光的小飞虫们显然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不过灯下的影子慢慢平静下来.
    她给他做出一张笑脸, 虽然弯弯的嘴角略有些颤抖, 虽然眼眶还是通红的.
    “继续走吧.” 她仍旧略带着一点哭腔, 说; 又低下头, 把眼镜带上了.
    他倒退着向上走了两级台阶, 又侧着身子走了两步, 这才将视线从她身上收回来, 转过身去继续前行.
    “对不起,” 她小声说.
    “没事.”
    “刚才的我很可怕吧.” 她接着说.
    “没有, 一点也不可怕, 只是很突然而已.”
    他靠近台阶边缘, 那里有一条不显眼的小路, 从那里下山便到了她的家, 而他的家则要更远一些.
    “有时候, 我甚至都觉得我们这样子都不算是人类了.” 她跟上他, 影子溶进两旁的树影里, 在这小路上能看到的发光的东西, 只有月亮吧, “我想, 人就应该做人该做的事情, 就像你那样, 每天按时休息, 按时起床.” 她的声音恢复了平静, 像是在为一个童话故事结尾.
    “也许这算是一种进步吧,” 他回答说, “人有了更多时间, 只是我不习惯而已.”
    “不是这样子的, 每次想到身边几乎所有的人, 有了多的时间, 都拼命地学习, 备考, 我觉得很可怕.” 她停顿了一下, 接着说, “我虽然这样想, 但到底也只是其中的一员. 明明不想这样, 却不能逃避.”
    “这倒也很正常吧, 毕竟马上就要高考了.”
    “可以前没有药的时候, 不也要备考么?” 她扶着身边一棵树, 停了一小会儿, “我们所有的人, 有了多的时间, 可是大家的行动完全一致, 真的真的很可怕.”
    从面前的坎跳下去, 再往前走一点, 就是下山的阶梯了, 不过那段阶梯并没有路灯, 仍然是黑暗一片.
    “所以,” 她继续说, “每次想到现在这样的我们, 就觉得像是一群恐怖的怪物.”
    “哦, 原来是这样, 这样啊.” 他站在坎下, 回头正好对着她一直低着的脸颊, 两人四目相对.
    她感到心跳好像突然加快了一点, 哎, 为什么今天自己要不停地说不停地说呢? 以往一起回来的时候这一段路两人都沉默着, 一起听踩在草地上的碎步声也很好的. 难道真是因为今天最后一次与他一起走这段山路?
    她也跳下来, 然后说: “对不起, 我刚才嘀嘀咕咕的很讨人厌吧?”
    “啊? 怎么会.” 他连忙扭过头去, 继续往前走, “其实, 我用药的那个星期, 也有过这样, 类似的想法, 大概每次都是快要到黎明的时候, 我只是因为害怕想到这些事情才决定以后不再通宵.”
    从一段齐腰的布满铁锈的栏杆上翻过去, 就是下山的路了, 这边的石阶比上山那条路的要规整, 也许因为这边是背风的一面. 两侧的树和草看起来也没有上山那条路上的茂密.
    “嗯, 我也是, 不过, 每次感到害怕的时候, 就会憧憬以后的生活, 每天闲适在家, 和孩子一起...” 她抬起头来, 发现他在栏杆对面, 一动不动看着她, “对不起, 我刚才又说蠢话了.” 她双手叠起来, 缩到嘴前.
    “没有啊, 没有. 那些时候, 我想到这些东西的时候, 感觉到的是混沌一片, 觉得自己未来的生活一点希望都看不到,” 他摇头笑了笑, “我真希望我也能像你这样, 但我最后放弃了, 再不敢用药了. 我觉得像你这样, 在那样的时候还能看到未来, 人就是为了这些才会活着, 并且继续活下去, 不是吗. 所以, 相比我, 你才更是一个人呢.”
    他继续往前走, 她继续跟上去. 一切好像恢复到刚刚开始的时候, 两个细小的身影什么也没有说, 默默地从这里下山. 只是这一次, 这时这里这样的他, 和紧紧跟在他身后, 这时这里这样的她, 心中不再这样默默地平静着.

    阶梯在前面折了一道弯, 拐过来后, 这里并不茂密的树丛恰好用树梢挡住了升起的月亮, 不过, 倒是在这个方向可以看到山下彻夜通明的灯火了, 也不用担心黑得不见五指.
    “相比我, 你才更是...” 听他说出那些话的时候, 她心中重要的东西好像披着积雪的枯枝, “啪” 地一声折断, 落下, 消失. 不对, 明明是自己把他当作榜样, 很崇拜他, 害怕独自走夜晚的山路, 而约定每天跟同样要走这条路的他一起回家, 为什么反而是他会对自己说这些?
    不是这样的, 一定, 他一定有一个远大的梦想, 只是不愿意说出来给她听而已.
    只是, 以前也没有太多的交流, 今天也许是说话最多的一次吧.
    石阶到此为止, 后面是一道缓缓的下坡. 灯火越来越近, 路边的大厦仿佛就矗立在眼前.
    也许对于她, 他就应该站在山顶, 在不可企及之处. 至少, 她看他的时候, 似乎从来就是这样的感觉. 所以, 请...

    终于下山了.
    “那, 再见了, 路上小心.” 他回头说.
    “等等.” 她跨出两步, 跟上他.
    “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 在他面前, 她这样说.
    他嘴角微微张开, 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哭的时候, 就说我没出息.” 她继续说.
    “我说蠢话的时候, 就说我胡思乱想.” 她大声地继续说.
    从两人身边经过的车流仿佛转眼间湮没在这些话中, 周围的灯火仿佛只是平行世界中投射过来的影像, 整个世界都模糊了, 只剩下愣住的他站在面前. 两个人一动不动.
    “笨丫头,” 终于, 他抬起右手, 在她头上拍了一下, “尽说些傻话.”
    然后, 他转过身去, 右手在空中挥了两下, 算是跟她道别了.
    她呆呆站在原地, 等到前面的路口红灯亮了, 才挪开步子, 跑上人行道. 自己的眼眶现在一定像这盏交通灯一样, 红通通的了吧, 不过这次到底还是忍住了, 没有哭出来.
    她给了自己一个微笑. 到家了.

天净沙

声希陌静山颓
叶倾风舞枝危
星隐云集月晦
别离今岁
翼轻扬竞纷飞

Post tags:   Story  Tian-jing-sha

Leave a comment: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Your comment will be licensed under
CC-NC-ND 3.0


. Back to Bit Focus
NijiPress - Copyright (C) Neuron Teckid @ Bit Focus
About this site